不体验 不知道配音有多难

温饱之后,“青睐”带您追求更高的人文品质。
正所谓“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只有经过亲身体验,才会知道近年来被大家频频吐槽的译制配音工作有多么“高难度”。译制和配音远非像唱卡拉OK一样,人人都可做的,相反,这是一门门槛很高、令人尊敬、充满魅力的艺术。
上世纪80年代,电影银幕的背后有一群“中国好声音”——邱岳峰、毕克、童自荣、刘广宁、苏秀等上译厂的配音演员用自己的“话语艺术”,造就一段段经典传奇。那些极具个性又贴合人物的声音成为几代人心中的美好记忆。
而一部电影是怎么译制和配音的?配音棚是什么样子?“棚虫”是怎么工作的?所有让配音迷们关心的问题,在4月15日都被一一解答。这一天,“青睐”特邀两位电影译制界的大腕——张云明和贾秀琰,带领读者走进了神秘的录音棚。读者们就像是梦游仙境的爱丽丝,对眼前看到听到的一切都充满好奇,而两位老师,更像充满魅力的魔法师,为大家打开了神秘的配音世界。
平日严肃的录音间里充满欢声笑语
壹线国际蜂巢音悦录音棚是非常专业的录音棚,迪士尼的很多动画片都是在这里完成配音。这次也是因为张云明老师的美国华特·迪士尼公司(中国公司)创作顾问的身份,读者才有幸走进这个平时不会对公众开放的录音棚。
张云明老师绝对是配音界的大腕,以前做过演员和配音演员,后来还担任译制导演,曾为《办公室的故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魂断蓝桥》《末代皇帝》《西游记》等多部作品配音,声线迷人,令人如沐春风。而他近期译制导演的作品包括《寻梦环游记》《钢铁侠》《银河护卫队》《星球大战》《复仇者联盟》《爱宠大机密》《饥饿游戏》《疯狂动物城》《海底总动员》《美国队长》等诸多大片。
越是高人越低调,张云明老师完全没有架子,与读者们像是久别重逢,对读者提出的所有问题,不管是否专业,都会娓娓道来。张老师是个“故事大王”,各种录音界的奇闻逸事信手拈来,大家立刻被带入情景之中,沉醉于下午的这段美好时光。
为了让大家体验配音,张老师专门准备了男生和女生两个片段,台词不多,先看原版,看三遍以后,两两一组进配音间去录制。剩下的人则簇拥在张老师身边,一边可以透过玻璃看里面的两位小伙伴,一边还能看着画面听到两人的配音效果。
女生配音的片段是一个老巫婆和一个小女孩的对话;男生配音的则是一个中年男人在吹嘘自己儿子如何英勇,中间夹杂着旁观者一句“吹牛”的不服。
听着很简单吧?做起来就知道有多难了,首先是对口型对不上,就算是开始使劲对上了,之后就会失控,甚至声音和画面完全脱节。画面中小女孩说:“你是谁呀?”这边都中文配完了,那边原版小女孩还没开口呢。于是,录音间里的两位铆足了劲找感觉,而隔着玻璃在监听室的我们,则是品评得不亦乐乎,并纷纷将目光投向张老师,“张老师,您快给评价评价。”
张老师连说带示范,讲述得简单却又通透,让大家有醍醐灌顶之感。张老师说:“你们要注意细节,首先,这个老巫婆都没牙啦。”话音刚落,他迅速变成了没牙老太太,一句台词被他说得惟妙惟肖,高下立见。
男生配音时,一位读者自告奋勇要当绿叶,就配“吹牛”两个字,大家忍不住大笑。张老师却说,“不要小瞧台词少,看似没什么发挥,可是真有这样的配音演员,原本就是配角,来配几句话而已,可你一听,不错,下部作品时,你就会主动去找他了。”
这位读者果然把“吹牛”配得声色俱全,堪称当天配音表现最佳。张老师也笑说配得不错,若说不足的部分,就是大家毕竟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声音、感情都不会控制,恐怕再配个两三遍,嗓子就哑了。
能让张老师当面辅导,机会难得,大家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架势。而张老师幽默的点评总是能够切中要害,让大家快乐地学到了知识,估计平日严肃的录音间里鲜少出现这样欢声笑语的时刻。
一部电影完成配音不超过十天
尽管已经时隔多年,但是张老师仍然能说出自己在《办公室的故事》的台词。说及原因,张老师感慨那时的配音是真下功夫,台词几乎都背下来了,而这显然也是如今配音版难以延续辉煌的一个主要原因。
上译厂的配音大师们曾迷倒无数观众,那时听电影录音剪辑就是一大享受,而如今为什么配音版会被吐槽、嫌弃?
在张老师看来,主要有几个原因,一是现在外国电影多,配音的团队水准都不一样。二是因为译制片成本很低,所以人力投入不足,加上配音时间也被压缩,所以,配音作品良莠不齐,会有很多粗制滥造的作品。
配音过程分成有p1、p2、p3、p4四个阶段,在p4阶段开始录音,这时台词基本不变了,录演员对白两天,然后一天的时间调口型修口型,三天时间混录。张老师说:“全加在一起不超过十天,我们最快是一个星期。”
而30年前配音版辉煌时期是怎样的?张老师介绍说,那时候配音演员先都集中看片,看完片子后,导演分配角色,然后导演阐述,讲述他对这部电影及配音要求的理解。之后会有多台机器,让大家去对词,翻译还会跟着,随时帮配音演员解决台词上的深度理解。这样差不多一星期后,大家一起录音,一点点啃。张老师说:“这样能不出精品吗?可是现在,往往由于经费少、制作时间要求紧,配音演员来了,让你看三遍原版就要进棚去录,根本没有时间看全片。如果翻译的剧本基础好,作为导演可以再拔高一点,但有的剧本很差,导演有时也是无能为力,翻译解释不清楚又不能随意改,只能就这么录了吧,结果可想而知,观众更不明白了。”
那么,现在真的是“译制片已死”吗?张老师显然不认同这种悲观论调。他认为,从不规范到规范需要一个过程,“只要大家不懈努力,共同抵制低成本粗制滥造的作品出现,回归精品,我相信配音版的春天会来到。”
让张老师高兴的是,现在回归精品的势头已经出现。像《动物疯狂城》,刚开始上映时是现在的惯例——30%放映配音版,70%放映原版,但很快就因为口碑,配音版占据了70%,甚至最高时达到了90%。
“译制腔”需要掌握好分寸
很多年轻人不喜欢配音版的一个原因是“译制腔”,觉得有些浮夸。对此张老师认为,译制片是再创作的艺术,必须有艺术夸张,但夸张的分寸感需要探讨,“完全生活化、没有调并不可取,要是太夸张,我们自己也接受不了。”在他看来,观众如果觉得配音和片子里感觉、动作、人物贴合,那就没问题。“配音工作是整体,不能既有民乐又有西洋乐,必须都在调上,糅好了才算成功。”
说起老译制片的“译制腔”,张老师承认,“调是有点高”,但大家要理解当时的时代背景,那时对译制片的配音都是在摸索中,但是他们的创作态度却是非常可取、值得学习的。
作为译制片导演,如何选择配音演员?张老师说,通常他在看剧本时,脑海中就会浮现出谁的声音适合哪个角色,甚至会考虑到这个人的性格、声音,是否适合说这些台词,有时甚至会根据这个配音演员修改台词。
对于初学者来说,如何练习配音?张老师的建议就是刻苦练,甚至到“走火入魔”的程度。具体来说,他建议初学者找上海译制片厂的那些经典作品,先听配音版,再听原版,然后再自己录音比较。“一般开始听时都特受打击,‘这是我的声音吗?’很难听,这时你要做的就是不放弃。”
不过,张老师也坦承,干这行确实需要天分,像与他合作《办公室的故事》的冯宪珍,就是天才,“看两遍台词就背下来了,而且抓口型抓得特别准,弄得我很紧张。《疯狂动物城》里也有一位演员,第一遍看台词时就边看边说边录,一遍结束,10句话里只需要再补录两句。”
所以张老师建议,如果你在艰苦练习了之后仍发现自己不是这块料,那就只能当作兴趣爱好,但是如果你觉得自己还可以,想向专业化发展,就要努力。成为一名好的配音演员,除了基本功外,最重要的是,多充实自己,加强阅历和知识的培养,通过你的声音,给这个人物“还魂”。
《敦克尔刻》曾经重新补录
配音之前的工作是翻译,就像张老师说的,翻译的剧本很重要,如果碰到不好的剧本,不但影响配音质量,还会延误他们的翻译周期。而贾秀琰就是目前电影圈里非常不错的翻译,是可以让他工作省事的翻译。
贾秀琰从2008年开始从事电影译制工作,主要翻译作品有片《敦刻尔克》《比利·利恩的中场战事》《环太平洋》《饥饿游戏》《银河护卫队》《黑衣人3》《极品飞车》《普罗米修斯》等60余部。
由于时间紧迫,甚至越来越多的电影和北美同步上映,使得翻译的时间压力很大。贾秀琰介绍说,通常一部电影的翻译周期是十天左右,而最快的则要三天就全部做完。
电影翻译是艺术类、文学类翻译,所以长期以来都是一个翻译作者,以保证统一。但是这依旧是集体的劳动,首先是译制导演会起很重要作用,会校对,提修改意见,还会对台本进行升华。片方也会校对台本,还有字幕员,字幕员专门打印字幕,类似于“时间轴”,做时间定位,也会勘误错别字,制片主任也会再调整用语,比如的地得、儿化音等等使用规范用语。
贾秀琰拿出《敦刻尔克》的中文对白台本给大家举例,里面有她用彩笔仔细标注的地方,显示着她多次校对的精益求精。
贾秀琰以《敦刻尔克》来讲述翻译的繁琐,“《敦刻尔克》是战争题材,里面有大量的军事用语,所以校对更改了很多次,大家看到的我用粉色画出的都是重要修改处。配完音后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例如有个‘angle1’翻译成了‘角度1’,到棚里开始录了都没校对出来,后来发现不是角度angle,而是天使angel,这是航空指令,所以肯定不能翻译成天使。我们又去问空军人士、查资料,原来angle1就是提升高度1000英尺,于是,我们又把配音演员请回来重新补录。”
贾秀琰还在台本的空白处写上提醒自己要校对的内容,比如数字、地名、战斗机型号、角色职务、船舰、方向、战争术语等等,翻译的过程真是“如履薄冰,小心谨慎”。
配音版和字幕版是不同的版本
作为风头正劲的译制导演,贾秀琰的翻译也多次被质疑。贾秀琰坦承这十年来,有难过有感动,如果是翻译硬伤被批评,自己也无话可说,而如果是觉得自己在用智慧翻译,却让一些观众认为她不是在直译,而是曲解了原意,她也会觉得委屈伤心。
估计很少观众知道,配音版和字幕版是两个不同的台本,配音版可以更加生动,张老师举例说:“一个场景是,一个粗壮彪悍的黑保镖向一个小孩问路,这个小孩说‘I don't tell you’,中文意思是我不告诉你,字幕版可以这样直译出来,而配音版则可以更加生动,配音演员说的是‘有本事你打死我’,这个台词就丰富多了。要是字幕版写成‘有本事你打死我’,估计就会被吐槽,说简直是胡翻译,但是配音版,则可以根据感觉、人物等,二度创作。”
贾秀琰也以当初在网上被热议的《环太平洋》里的“天马流星拳”举例。她说,之所以会有这个“天马流星拳”,是因为在片方提供的电影说明书里,讲到导演受日本漫画影响很深,而且这部电影里还有日本演员出演,所以他们就大胆地采用了“天马流星拳”的翻译。
总之,张老师强调,字幕版本,除了精炼之外,要基本按照外语原意直译,尽量不要在文字上做文章。配音版则一定要打破这种东西,台词要写得有血有肉,不然演员自己配起来都会觉得没味道。
译制和配音都是幕后工作,显然没有台前的明星耀眼,但是在成就感上却并没有分别。贾秀琰说她曾经译制过一部动画片《诺亚方舟漂流记》。主人公有一句口头禅叫“让我给你一个爱的抱抱”,这句话直译就是来“让我抱一下”。一天早上,贾秀琰去看这部电影,旁边坐了一对母女,电影结束后小女孩说电影很好看,她很开心,想再看一遍,妈妈说要带她去上舞蹈课了,明天再陪她来看,孩子听了这句话特别高兴地对妈妈说:“让我给你一个爱的抱抱。”母女就拥抱在一起。贾秀琰说:“那一瞬间我还挺感动的,心里有一种暖流。用心翻译出来的一句很美好的台词,使得观众在电影院里有一种感情的互动,我觉得这就是译者存在的价值吧,这就是这份工作所给我带来的快乐。”
也因此,看到读者们崇拜的眼神,两位老师也十分开心。这个下午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堂令人收获颇丰、意犹未尽的公开课。摄影/萧游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