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娱乐“下凡” 2018年亏损逾70亿元能否重生

8月1日晚,天神娱乐发布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朱晔个人则因资金占用、关联交易未履行程序等6项违规行为,被大连证监局下发警示函。

  而这位曾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人,曾靠着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将天神娱乐带向巅峰,但眼下无论是朱晔还是天神娱乐,正面临上市以来最艰难的时刻。

  大约一年前的中秋前夕,那个曾凭借与股神巴菲特的一顿午餐名噪一时、继而为整个A股资本市场又“贡献”了一出惊心动魄的资本大戏的天神娱乐(002345.SZ)前掌门——朱晔,结束了他在这家一手“带大”的公司里近9年的职业生涯。

  两年发生12起并购,超过百亿元并购资金,天神娱乐的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然而,就像硬币的两面,极致的巅峰体验的另一面,还掩埋着几十亿元的商誉减值大雷。终于,在外界看来一连串并未形成有效协同效应的并购,加之政策上的宏观因素等,“天神”跌落神坛,2018年亏损逾70亿元,落下“雷神”的名声。数据显示,截至8月8日收盘,天神娱乐总市值已不足30亿元。

  接手朱晔留下的这副“烂摊子”的,是曾参与此前盛大游戏回A、懂电竞,且有政府机构工作背景的杨锴。

  就在朱晔离职的次月,互联网上出现了杨锴关于电竞方面问题接受媒体采访的报道。接下来的2019年3月,天神娱乐即成立了自己的电竞子公司——北京智竞未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竞未来”)。

  外界都颇为好奇,当朱晔时代的历史遗留问题慢慢消化,新管理层新的战略布局和动作,是否会让天神娱乐得到重生?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天神娱乐方面还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9月中下旬,公司或会发布关于业务调整等方面的公告,或将涉及业务板块的新增、业务方向的变化等。

  也可以看到,有媒体曾援引分析师的评论称:“如果能在大额出清后站住阵脚、稳定营收利润,公司在‘后商誉’时代交出一份回暖的成绩单仍然可以期待。”

  只是,2019年已经过半,公司预亏的半年报业绩,也让市场对其2019年业绩情况难免产生担忧。

  历史遗留问题待解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挖坑”,后人只能填埋、修补。

  翻看天神娱乐近期的公告可以发现,源于朱晔时期的“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近期的一些事项,也都与其有所关联。

  8月1日晚间,天神娱乐对外发布三则关于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以及前董事长朱晔被大连证监局出具警示函的公告。警示函细数了天神娱乐和朱晔诸如资金占用、关联交易以及信批、内控等方面的几大问题。

  回到2019年4月底,彼时,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中审众环”)对天神娱乐2018年巨亏70多亿元的年报出具了具有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而70多亿元的亏损额,主要源于对收购的子公司2018年业绩下滑,计提了大额商誉减值准备以及因投资标的经营业绩不及预期,对参与设立的并购基金中的优先级合伙人、中间级合伙人的出资份额计提了减值准备。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26日,天神娱乐担负的具有清偿义务的已到期债务,累计额度达3.79亿元。中证鹏元资信评估公司(以下简称“中证鹏元”)对此予以关注。

  招致中证鹏元关注的,还有此前天神娱乐2019年度三分之一以上董事发生变动事项以及近期天神娱乐下修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的事项。

  据披露,2019年上半年,天神娱乐业绩预亏2.3亿~1.3亿元。这主要是由于此前收购的几家子公司出现业绩下滑。公司旗下以德州扑克为主营业务的深圳市一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花科技”)受政策影响, 2018 年度主动关停服务器、下架了德州扑克品类游戏,新游戏正在研发中,同比业绩下滑明显;游戏研发与发行板块,手游研发厂商雷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尚科技”)及游戏发行企业北京幻想悦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幻想悦游”)同比业绩下滑明显;影视板块,受政策影响,北京合润德堂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合润文化”)业绩同比下滑明显。

  8月8日,天神娱乐方面向记者表示,事实上,现在一花科技的业务几乎处于停滞状态,未来,公司会考虑将这一部分资产进行处置。

  天神娱乐品牌营销中心品牌部助理总监梁孟龙称,雷尚科技和幻想悦游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一是游戏数量下降,二是做发行的成本变高,三是由于在版号政策收紧情况下,中国游戏出海业务的买量成本增加”,在他看来,“归根结底,还是游戏版号收紧导致的。”

  需要注意的是,当天,记者来到合润文化官网上显示的外交公寓地址,但里面却空无一人,同一楼层的世界卫生组织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称,此前合润文化曾在这里办公,但后来搬离了。

  除了子公司经营不善拖累整体业绩,还有对参与设立的基金中的优先级合伙人、中间级合伙人出资份额及优先级合伙人、中间级合伙人应取得的收益承担回购或差额补足义务,付出了较高的资金成本的因素。

  而此前在2017年发行的为期5年、融资额达10亿元的债券,因近期公司出现的被立案调查以及被指出现的多项警示事项,光大证券多次发布债券临时受托管理事务报告,向投资者提示风险。

  最近的一则公告显示,天神娱乐与深圳市金色木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融聚天下投资管理(深圳)有限公司 于 2019年8月2日就债权、债务等事项的处理与安排签订了《市场化债转股框架协议》。天神娱乐称,这是公司与债权人协商解决债务问题的阶段性成果,对公司生产经营无不利影响。

  此外,8月6日,据证监会网站消息,针对天神娱乐重大资产重组评估报告、天神娱乐2017年年报审计等相关问题,大连证监局分别向北京国融兴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北京北方亚事资产评估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和中审众环出具了警示函。

  棋牌电竞会是新出路吗?

  随着朱晔时期诸多问题和风险的逐步处理和释放,市场都在关注天神娱乐有没有可能重启新行情?新任董事长熟悉的电竞领域,是否会成为天神娱乐重生的新契机?

  然而,天神娱乐方面在8月8日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智竞未来的电竞业务在2019年并不会为公司带来多少经济利润。一些专业人士也就用户黏性、监管环境、盈利能力等方面,向记者表达了他们对该公司在棋牌电竞领域布局的看法。

  天眼查信息显示,由梁孟龙担任法人代表的智竞未来是天神娱乐下属的电竞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3月22日。8月8日,记者来到该公司登记的工商注册地址,却发现现场不存在该地址。

  据悉,上任近一年的天神娱乐新任董事长杨锴现年36岁,拥有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有券商、政府机构工作背景,在银川试图打造“电竞之都”的背景下,还曾参与过当时已经私有化的盛大游戏重组彼时的中银绒业(现为“*ST中绒”,000982.SZ)交易事项。此外,他还是银川市首届WCA(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的执行主席,负责赛事的策划、筹备及商业化运作。

  据了解,早在2017年11月,天神娱乐旗下的皮皮游戏就曾与湖南“芒果台”签署了合作协议,将棋牌休闲活动搬上了电视荧屏,当时双方就计划将推进健康棋牌游戏的电竞化进程。

  8月8日,梁孟龙向记者表示,智竞未来主要是将天神娱乐旗下的嘉兴乐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兴乐玩”)的棋牌游戏与电竞相结合,把棋牌公司的游戏引向全民益智电竞赛事方向,用电竞用户流量助推棋牌企业发展,“给已有的存量游戏带来新的玩法,使游戏获客的方式增加了一些竞技的成分,有助于增加游戏的热度,会有一些奖项的设立等”,但他也表示“今年不会带来利润上的巨大增幅”。

  天神娱乐公告称,目前嘉兴乐玩在线运营近40款不同的具有地方特色的棋牌游戏,主要包括《湖南跑胡子》《四川麻将》《贵州麻将》《福建麻将》《皮皮斗地主》等,且公司储备了约70多个版号,受版号暂停影响较小。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苹果APP 应用商店上确实搜索到了一款由嘉兴乐玩开发的卡牌游戏,但从不多的用户评论来看,用户体验评分也并不高。

  此外,可以看到,嘉兴乐玩2016~2018年的预测净利润和净利润数据,均呈下滑趋势。

  对于天神娱乐提及的棋牌电竞,来自第三方独立研究机构伽马数据的张遥力认为:“通过线上玩棋牌,大大跨越了时间和空间。很多线上比赛也开展起来,比如线上围棋比赛。但目前一般说电竞,狭义上还是LOL、DOTA、王者荣耀、CSGO这些。”

  在前述已经提到的那篇媒体专访中,杨锴很是看好游戏与电竞的结合。他认为,“游戏与电竞的深度融合是破除游戏产业困境的一条重要通路。游戏产业要抓住电子竞技无国界的特点,使赛事和游戏成为串联国内外市场和用户的‘文化共同体’,和超过60亿美元的中国游戏产品出海一样,电子竞技要演化为中国文化传播的重要载体。”

  有熟悉文化传媒行业的投资人士向记者称:“如果可以上升到目前体育联赛的高度的话,未来电竞市场会很大。”

  “电竞产业就像体育产业刚开始一样,需要市场培育,很多模式也正在摸索。市场巨大,很多公司即便能盈利,也要把占据市场放在第一位。”张遥力称。

  伽马数据创始人、首席分析师王旭曾援引相关数据对外表示:“在中国电竞覆盖的人群规模接近5亿人,这些都是潜在的电竞用户群体,电竞用户规模仍有巨大的增长空间,预计2018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将达到4.3亿人。”

  并且,根据伽马数据在《2018电子竞技产业报告(赛事篇)》中的相关测算,2018年中国电竞产业规模预计将超过880亿元,其中电竞赛事市场规模10.6亿元,占比1.2%。伽马数据此前发布的报告称,“对比传统的体育赛事占比,电竞赛事收入占电竞产业比例偏低,依然存在巨大的增长空间。随着头部电竞赛事的影响力已经比肩传统体育赛事,热门电竞赛事数量不断增加,电竞赛事商业化进度加速,预计未来市场规模将突破100亿元。”

  然而,对于智竞未来的棋牌电竞业务,也有人有不同看法,主要集中在用户黏性、监管、盈利等方面。

  第三方数据公司易观的游戏行业分析师董振这样对记者说道:“棋牌电竞是否有未来,主要是目前棋牌电竞用户的黏性是否在,如果是全民电竞的话,那就理解为游戏产品的线上比赛。如果棋牌电竞产业化、赛事化,没有稳定的群众基础,而且棋牌本身是一个快节奏、快餐化的产品,如果非要重度电竞化,死得很快。”


而在TMT行业张书乐看来,虽说线上游戏的玩法和体验是线下形式无法比拟的,但对于棋牌游戏来说,线下的体验也是可以的。“无论是组织线上还是线下的棋牌比赛,整体的体验并没有超越传统棋牌娱乐的范畴,对于年轻一代的游戏玩家来说,他们对棋牌也不会有很大的兴趣。棋牌电竞市场孵化的态势并不是很好,它的用户群体相对稳定,年轻用户更倾向于一些更新颖的游戏的体验。”

  董振还补充提到了监管方面的问题:“国家政策对于棋牌类产品有一定的管控措施,这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

  “棋牌电竞的市场规模不好预测。棋牌游戏赚钱靠点卡等方式,和电竞靠广告赚钱是两码事。棋牌的盈利性要比电竞好很多。”中机产城新经济研究所所长刘枭称,在他看来,“轻游戏做成电竞门槛太低”,由于电竞要产生盈利还有很长时间,棋牌类游戏的增速也在放缓,电竞对上市公司来说不是什么好资产。

  上述投资人士还提到:“电竞不赚钱是因为电竞游戏本身没有别的盈利模式可以扩展。一般都是通过门票、衍生品,这些都很有限度,最好的变现方式对于电竞来说就是在线直播。”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