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志军:一个好的动物园,不是猎奇娱乐场所丨春节特辑.

世界充满不确定性,唯有“相信”,方能笃定。中国新闻周刊及旗下有意思报告推出春节特辑“你永远可以相信______”,邀请10位嘉宾坦露信念、真诚书写,为这个挑战更多又机遇不灭的时代,带来一份坚定,一份明朗。

这是春节特辑的第五篇,听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园长沈志军讲述,你永远可以相信动物园。

有人认为动物园是供人们取乐猎奇的娱乐场所,也有人认为动物园是动物的牢狱,那么动物园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


动物园是文化的一部分
直到今天,现代动物园也没有准确、明晰的评价体系标准,但在我看来,出于对保护自然的关注和渴望,现代动物园不但保留绿地以满足文化休闲之需,更重要的是通过动物生存展示来传递保护自然、爱护野生动物的讯息,这说明了社会文明的发展,以及各个领域的进步。
毋庸置疑,动物园成为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了文化的一部分。
但动物园不应该是个野生动物消耗的场所,更应该是野生动物保护、研究的场所。
这个“保护”,不仅是让动物们吃饱喝足,不受寒暑困扰就行的。在这里,动物不仅仅要身体健康,还要心理健康,能够繁衍生息,延续族群,与此同时,动物园不应再靠野外个体资源补充。为此,动物园的工作者们要不断地开展各类研究。
在日常饲养管理中,动物园要有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需要针对不同个体情况,进行VIP个性化照顾和服务,就连同一个动物在不同季节、不同生理期照顾方式始终处于动态变化中。
动物园,不仅仅是养活动物供大家参观,更重要的就是让这些生命健康、快乐、自信、有尊严地活着。动物是不会说话的,但你对它们良好的照顾,会让他们充分表达出自然的天性,骨子里散发出野性与自信。

这样的动物园,不仅仅能在圈养情况下让动物们生活得健康、富有尊严与自信,实现野生动物种群的延续,而且能保持这个物种的野性与天性。而且在未来如果野外栖息地得以保护与恢复,圈养的个体才能有机会反哺野外,因为圈养的动物如果失去天性与野性,即使未来有合适的保护区,这些个体也无法在野外有生存技能。
生物保护学家乔治·夏勒说过:“一个物种为了另一个物种的生存而奋斗,再困难也坚持不懈,这是进化史上的新事物,这一点比所有人类技术都更值得人类自豪。”
动物园是让人产生共情的地方
如果没有动物园,游客想要看全一个中等规模的动物园展示的所有物种,大概需要6.5万公里旅途。动物园给了人们一个不用跑遍全世界就能在一天的时间里领略世界各地不同动物的风采和美妙各异的生态环境的机会。
动物园有义务用生态地理的手法展示野生动物生活的原生态栖息地环境,通过这样的展示,让公众不仅仅看到什么动物长什么模样,而且还有很多更深层次的认知。通过游览动物园了解某种动物的神奇本领、生物学特性和生存之道,随之深刻体会到动物日常生活所需的生态环境,以及它们在这样的生态系统中处于怎样的生态位,在生态链中起到了什么样的生态价值。
更重要的是要了解到,失去它们后,不是少了一个物种这样微不足道,而是生态循环中少了一份动力,甚至会导致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比如毛里求斯岛上的渡渡鸟与大栌榄树。当渡渡鸟被欧洲殖民者掠杀绝尽之后,大栌榄树再也发不出新苗,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全世界仅剩13棵大栌榄树。这不仅是渡渡鸟的悲剧,也是大栌榄树的悲剧,更是整个生态的悲剧。
一个好的动物园,不是猎奇娱乐场所,它应该是一个大自然的缩影、写照,激发公众对大自然产生向往、产生激情、产生热爱、产生感恩、产生敬畏,在大自然面前沉思,甚至忏悔。因为人类的生存与发展从大自然索取了源源不断的资源,但人类给了大自然什么呢?我们如何感恩、如何反哺大自然?
一个好的动物园可以通过策划设计丰富多彩的寓教于乐式的体验活动,传递保护信息,产生情感联系,自发转变观念,鼓励人们积极参与到保护行动中来,它是一个能让人产生与生命共情的地方。
我们的动物园在做什么
我小时候,母亲不允许我去池塘里游泳,告诉我池塘里有“水鬼”,长大了以后我才知道,池塘里的“水鬼”,其实一种叫做欧亚水獭的动物,它是江河湖泊中的顶级掠食者,曾经欧亚水獭广泛分布在中国,而欧亚水獭正是证明河流生态系统健康重要的标志物种,很遗憾,在野外已很多年没有观察记录到欧亚水獭了。
我们只好用另外一种小爪水獭在新建成的本土物种保育区向游客介绍它曾经同类的故事,试图让公众在有机会欣赏和了解这种神奇动物的同时能感悟到,再不友好地对待环境,还会有更多的物种将从我们身边消失。
南京的野猪,因为经常上新闻而非常出名。我们发现,在整个本土区,访客在野猪面前,停留的时间最长。“噢,野猪的嘴好灵活好长!看,它的尾巴一直在摇。”
野猪其实并不可怕,不会主动攻击人。一般在春季,年轻的雄性野猪离开家庭向外扩散,它们偶尔误入城市。说到底,是我们的经济、生产活动和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存在着交融和重叠,互相谦让才应该是我们的邻里相处之道。
差点忘了说“老马”的故事,它是一头33岁的马来熊,相当于人类的100岁,因为熊馆改造,它2021年才得以回家。回家时它已是走路蹒跚的耄耋老熊,一望无牙,满口酸臭口气,我们一度打算给它准备后事了,但是没人真的放弃它,悉心照料后,“老马”的体重从51公斤恢复到了70公斤,口臭消失,舌苔也红润起来,各项健康指标都在恢复,我们通过周全的方案,充分考虑到一个老熊在山林沟壑水池间行走的安全,给了它最好的条件。
看着“老马”在饲养员的陪同下,一步一步走向外场,被温暖的阳光包裹着,在花丛中步履蹒跚,这里闻闻、那边嗅嗅,蝴蝶蜜蜂在它身边翩翩起舞,微风拂过它的身躯……,我觉得我们的一切努力都值了。
看着“老马”,我时常会想起我的老父亲,也会想到当我老了以后,会有一个怎样的生活。我相信,我能想到的这些,游客们也能想到。
人们应该清楚,环境的危机来自人类的生产活动、生活方式,攫取了太多自然资源后,生活多样性持续降低,长久下去,生态必将失衡,甚至崩溃。只有了解了这样的过程,才能真正改变意识,转变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或许是拯救地球最重要的方法,寻求一种资源保护利用和经济建设发展保持双赢的生产方式才是当务之急。
但在过程中,我们会找到新的生产方式和经济运作理念吗?我不知道。
一个好的动物园,不仅应该是野生动物的快乐家园,是连接城市和野外自然的桥梁,同时应传递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环境的保护信息,尊重动物与自然的关系,建立人们对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永续发展的认知。
你永远可以相信动物园,也能分辨出哪些动物园是真正在通过自己的行动和智慧,践行着保护与尊重,传递着温暖与信念。
在这个冬天,我仍然心存美好和期待。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