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读者书店,沈大成聊《配音演员》

九月的《萌芽》刊登了沈大成的新小说《配音演员》,我们约她来到读者书店,聊聊这篇作品。

 

 

沈大成:专栏作家,小说家,《小说界》杂志编辑。曾在《萌芽》发表多篇散文和小说作品,2016-2018年专注专栏《奇怪的人》的写作。

《萌芽》:这一篇小说的主人公是动画连续剧的配音演员,为什么会选配音演员这个职业呢?

沈大成:“想写配音演员”这个念头从哪里来的我忘了,反正念头来了,我识别一下,觉得它有可以被写写的潜力就会写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人家却不知道说出它的人是谁,说出它的人长什么样,等于公开的事物背后的秘密一样——可能就是这个点吸引了我。

另外,我很喜欢写职业人,真的职业,或虚构的职业。我喜欢写人在工作中的情境。一个人即使什么人际关系都没有,他坚持工作,就至少表达出人的一个立面。

《萌芽》:小说需要很多细节,你应该会去特别了解一下配音演员的工作吧?怎样进入他们呢?

沈大成:我本身不了解配音演员,我可以查一下,并且写的时候避开他们工作的硬核部分。

另外,很早以前我在广告公司为客户写了广播广告的脚本后,被公司派去跟录音。我记得,那个录音工作室的录音间,要推开一道很厚的门进去。在那里他们告诉我一个笑话,有一次他们都被锁在了录音间里,外面本来在的人走掉了,于是他们被关了一会儿。这些声音很好的人,可以靠声音挣钱的人,他们的声音都被关在一间房间里,求救声也传不出去。

《萌芽》:常会遇到读者提问:“沈大成的某某小说什么意思呀?”如果要你自己来说——这篇《配音演员》什么意思呀?

沈大成:狗的配音演员发现人生中除了帮狗配音这件事有点意义,其余什么意义也没有,于是他在一天醒来后变成了狗。那么,其中的意义可能是,人有哪怕一条出路也是好的?我们只要有一条出路就足以宽慰自己了。大概是这样吧。

其实我本来还可能写成另一个样子——羊的配音演员身上有一小块地方长有羊毛,她把这个“皮肤病”故意传染给别人,于是别人继承了角色的配音工作,只有这样,她才能从这个角色中脱身。

 

 

《读者》以书店形式亮相上海,选址历史建筑大生大楼。《萌芽》成为书店的常驻文化品牌,将会开展各种文化活动。在这里,既可以找到最新的《萌芽》,也有机会遇到你喜欢的“萌芽”作者。 

相关产品

评论